I code it

Code and Life

把臂话山河 之楔子 下

在离开北平之后,我来到了湖北宜昌,这里地处长江中游,本来是极为繁华的一个所在,后来北伐战争,湖北成了兵家所必争。我在之后的十二年中,干了两件事,一件是读书。另一件是参了一次军,在杜聿明的北伐军中当下士。在军营中结实了后来的几个朋友,陈胜武,陶剑秋,张绍兰等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的。

后来,北伐军和各地的军阀变成一个样子的时候,我就退伍了,一共当了4年的兵,行伍中的一些事务也都算晓畅。我和几个朋友都被编入战场失踪人员,当时兵荒马乱,兵营中的制度不完善,走失几个小兵根本不算是什么。

陶剑秋比我小两岁,他家里是当时的世家,因为从小喜欢舞刀弄枪,他家里给他请了师傅,他是得了真传的。剑秋是他的武字,真名反而不记得了。后来我蒙他引荐,从他师傅那里学了劈拳和崩拳。再往深,师傅就不很教了。旧时代,武师在江湖上讨生活,都比较艰辛。所以一般不肯往透的教。虽然当时孙中山先生提倡强国强种,各地开国术馆,很多门派都将
自己的所学公开,但这毕竟不是一朝而就,很是费了一番功夫的。

崩拳是形意拳中最简单的一种拳,当年“半步崩拳打天下”的郭云深最擅长此拳,其实外形只是个幌子,真正打人的是浑圆劲,有了浑圆劲,顺便一个拳就可以致人死命。齐三星,走中线等等都是说外形,不会形意拳的劲路,学这些死招式根本没用。

后来才知道,药材铺李老板的以横破纵其实就是劈拳,只是架子放低了而已,有一回老师给我说手,我对劈拳也稍有些自信,老师用崩拳一崩,我用劈拳来破,形意拳的五行拳按五行来做理论支持,劈拳属金,其形似斧;崩拳属木,其形如箭。金能克木。我的手刚搭知道老师的手臂上,整个人就飞起来,撞到了几米之外的墙上。老师说,五行相生相克,是说两人功夫相当的时候才能相生相克,他功夫比我大,所以根本不会有金克木之类的情形,这是功大欺理。

…………

当我狼狈的逃入关内后,才想起我的几个生死弟兄,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了,我一个人坐在地上,放声大哭。突然之间,旁边一个声音说,一个大男子汉,有啥事,哭什么?我一愣,这个声音怎么这么熟,一抬头,就看到了陶剑秋。

陶剑秋武功远在我之上,他也是被绑着双手拉去枪毙,当年郭云深在闹市里打死了人,被关在监狱里,戴着手铐脚镣,每一步只能跨出正常步子的一半,才琢磨出的“半步崩拳”,所以在双手被绑的情形下反击,形意是有独到之秘的,陶剑秋轻易的打死两个日本兵之后,也泅水而走。先我两日入的关。

被我们两个逃走,日本方面觉得是奇耻大辱,派了两个小队,近300人追捕我们,结果还是让我们逃脱了,当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当时,我们两个合计之后,决定再去参军,当年退出行伍,是因为北伐军在胜利后变得和地方割据一个样子了,现在去投军是要去打日本鬼子。我们从天津出发,坐英国油轮往广州去。当时的想法是参加黄埔军校。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