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code it

Code and Life

我的2013

总的来说,2013年收获颇丰,感谢同事们(特别鸣谢胡凯,张凯峰,以及RCA的各位同事)的帮助,我的第一本技术书籍JavaScript核心概念及实践在今年5月出版了。8月到10月,我和王磊,张久坤两位同事,和ThoughtWorks其他office的同事一起,在印度为来自世界各地的毕业生上了近两个月的课。12月从第一个项目上roll off下来,然后加入自己的第一个咨询项目。

在期间还去西电给学生讲过一次session接受了CSDN的一次采访,本来打算赶10月份的校园招聘去学校讲点东西,后来由于出差耽搁了。但是感谢王欢给了我一个在郑大晔校上课的机会,我们每周六会对准ThoughtWorker们讲一些软件开发得session(TDD, Refactor, Pair Programming等)。

总之,2013过的充实而紧张,希望来年能更加的充实,也希望可以跟大家分享更多的有意思的session和博客。

在TWU(ThoughtWorks University) 当老师

2013年,最大的收获,应该是自己对于压力的新的认识。有一回和胡凯聊压力这个事儿,我说我自己是认可平时带着些压力去学习、工作的,胡凯的看法则是不应该是“带着些”,而是带着最大的压力。他给我举了个游泳的例子,说你在岸边是学不会的,只有被被人踢到水里,才有可能学会。

我觉得挺有道理,8月去印度参加TWU,当然有很多困难了,比如语言问题本身;和其他国家来的trainer一起交流的问题;给一群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用英文上课的问题;我周五从项目上下来,周六飞去印度普内,周日早上到达休息了半天,然后周三就要给其他国家的trainer用英文讲一个关于社会公正的演讲,而且形式限定在pecha kucha上,在这种压力下,我不止一次的后悔为什么把自己逼的这么紧?我的真实想法是把胡凯踢到水里学游泳,我自己回西安的项目继续每天做story。

image

但是周三过去了,我的演讲虽然也不至于震惊四座,但是不论是英文,还是主题,还是演讲技巧本身,都得到了比较正常的feedback。我存活了下来!

如果说这个小范围的,面向trainer的,带有彩排性质的演讲的压力值为100的话,那么下一周,面对着二十多个来自世界各地的毕业生,给他们讲一个关于如何给别人feedback的session,压力值至少为500+。即使是来自墨尔本、伦敦、巴西的trainer都开始表情凝重的备课,我自己的心情就更不用说了。还有人开导我说,不论你有多紧张,坐在底下的那些家伙都比你紧张100倍。

image

我清楚的记得,第一天结束后,我们互相击掌,还去酒吧喝了一杯来庆祝,当然,8点就赶紧撤回住处,准备第二天的session了,但是不管怎样,我又一次的存活下来了!

压力,必须压到自己要放弃,要退缩的那种程度,才能收获最多。一咬牙过去了,就海阔天空,进入一个新境界了。很多时候,自己总会给自己找很多借口,然后自己就把自己荒废了。李仲轩老人讲,练拳也一样,有人一听说有捷径,有了贼心,就不会出功夫了。

练拳

我虽然不能算是“自幼喜欢舞刀弄枪”,但是也一直对武术比较感兴趣,只是没有耐心去吃苦练而已。小时候只是跟父亲学过一点小擒拿之类,后来从家中找到一本《少林罗汉十八手》,自学未果,倒是记得一些招式的名字,如巧纫针,披身捶,僧推门,僧伏虎之类。2006年,看到了《逝去的武林》后,对内家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是苦于没有老师,倒是我的兄长在石家庄,近水楼台先得月,找到一位教授他练习形意拳的老师,我跟着站了几天三体式,学了个劈拳和崩拳。

但是我自己也知道,那跟没练是一样的,练外行都骗不了。

2007年暑假,我跟李林京老师在石家庄学过一段时间的意拳。但是开学之后回到昆明,就开始三天打鱼两天撒网,后来干脆练网也撤了,借口是内家拳练习得有老师,不然十分危险,一旦受伤则后患无穷。武林盛传“练拳容易改拳难”,一旦练错,再来纠正就非常困难,不如不练。

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练过,但是见过高山,也知道其中的一些窍要,就是不困下功夫练,今年年初开始感觉颈椎不舒服,上班也感觉挺累的,就又开始站站桩休息脊椎。结果一周之内,隐疾全消,而且渐渐觉得精神比以前好一些了,然后就一直坚持站桩,技击桩怕练偏,就站平步桩。

截止今天为止,除了7月份去伦敦的飞机上没站以外(下了飞机赶到酒店赶紧补上),每天都在站。夏天有一次和同事分享任忠信先生的形意拳,有人怀疑是假的,我给他们试了下,虽然没有搭手即飞,发人丈外那么神奇,但是吓吓外行的效果已经有了。

明年一定要抽时间去石家庄找李老师好好学习一段时间。练拳不但在身体上可以让人强健,而且在精神上也有很多的好处。

其实传统武术,最重要的是锻炼脊椎,腰杆挺直之后,内力渐生,丹田气满之后自然中气充足,精神也会变好,再加上老是有一种别人打不过你的优势,自然容易产生自信(大不了打一架嘛,咱不怯)。蔡元培当年说过,要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就是这个意思。

项目

今年的12月中旬,我从RCA项目上正式Roll off,从2012年4月加入ThoughtWorks之后,就一直在这个项目上。在这个项目上主要关注在软件交付上,和所有的BAU项目一样,在RCA,能学到一个成熟的框架是怎么实实在在运行的,从开发,测试,仿真,生产环境都是通的,如果有心的话,可以接触到自动部署,负载均衡,数据库的主备配置,各级缓存等生产上才会遇到的问题,但是很多时候又会比较无聊,因为可能更多的是在做老代码的维护,bug的修复,新功能的开发可能较少。

image

RCA总的来说,有经验的人居多,所以交付压力来说要小一些,而且带新人方面也没有太大压力。所以时间长了,大家都会觉得有点疲。我们会定期举行CBS(Come Build Something),或者CSS(Come Share Something)这样的活动来刺激一下。我们团队上一般有8个人,每次CBS都是有3-4个ideas,然后结对去做,虽然不会产出什么划时代/跨世纪的产品,但是每次也都会有一些产出。可惜在坚持方面做的并不好。从项目上Roll off的当天,团队送我了一本书《人与神话》(据说排在程序员谎称读过的经典书籍排行榜的榜首,不过实话实说,当时非常感动,谢谢我们team和我并肩作战近两年的同事+朋友):

image

从项目上roll off之后,加入了西安本地的一个咨询项目,以前端工程师的身份加入,新项目的人对前端开发的经验相对来说都比较少,但是有很强烈的学习愿望,而且动力也很足。新项目本身做起来也比较有意思,各种前端的比较现代的技术(测试,本地构建,CI),框架(AngularJS, Jasmine)都可以很好的进行实践。

image

刚开始的时候,也是压力巨大,但是咬牙挺过前三天之后,就容易多了。单元在新的一年,可以和新的团队一起将这个项目做好。

旅游

年初和老婆去了次厦门,纯粹度假的方式,无计划,无目的,在鼓浪屿上住了两天:

7月份,我和学海兄参加了欧洲的AwayDay,本来准备讲一个关于轻量级web应用开发的session,但是后来由于session太多,我的就被cancel了。

image

在印度正好赶上印度的AwayDay:

image

在普内周边的一个古堡上:

image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