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钓布莱顿与禅

夜钓布莱顿 如果你是一个严肃的钓者,你当然会知道,钓鱼并不想那些门外汉眼里那样仅仅是一项简单的运动。你更知道钓胜于鱼的道理。每次钓鱼,更像是一个项目:你需要事先(可能是数天之前)就开始计划,钓哪种鱼,用哪种钓法,采用的鱼饵,当天的天气,潮汐,气温/水温,大气压强,风力及风向等等,当然你也会将运气纳入考虑之中(虽然这是你无法控制的,这样至少当你两手空空离开钓场时心里舒坦一些)。 坐在水边,不论是鱼情如何,心中总是怀有一线若有若无,若即若离的希望。初学之时,轻微的鱼铃声都会惊动你的思绪,将你从葱姜蒜或者二荆条的迷思中拉回道黑暗且冷清的防波堤上。当你意识到那不过是小鱼在试饵时,又不得不开始怀疑它们是否已经将鱼饵偷走,从而不得不把线收回来再甩一次。你会不时的看看杆稍,细微的震动都令你兴奋 — 有时候甚至不是真的震动,而更多是你的幻觉 — 会不会有鱼在试探呢? 等到慢慢有了经验之后,鱼竿上细小的的震动再也提不起你的兴趣,你会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甚至当鱼上钩之后鱼竿开始大弯、震颤,你也会不慌不忙的走过去,然后将鱼杆抬起,杆稍朝上,在保持线是紧绷的前提下,缓缓收线,直到上鱼。 没有什么比将鱼提上岸时失去它更让人沮丧的事情了。不过这种事情时有发生,可能是线太细,也可能是钩子没有set好,也可能是其他故障,总之它会令你扼腕叹息,捶胸顿足。我有一次在land一条Port Jackson Shark的时候,被它拉断了鱼钩(注意不是鱼线,而是纯钢的鱼钩),不过好在这种鲨鱼并非食用鱼,我只是可惜没有拍张照片,并没有太难过。 而有一次印象深刻的则是丢了一条闪着若隐若现彩虹色彩的trevally,实实在在可以当鱼生的trevally。好容易将其拖进了岸边,结果由于钩子set的不是很牢固,被它挣脱了。这时候你心头有种欲说还休的惆怅,跌入谷底的失落,无以名状的悔恨,甚至歇斯底里的暴怒。 我在Williams Town的防波堤上钓鱼的时候,亲眼看到一个意大利中年男子在land一条40-50cm左右的Butter fish的时候,在提鱼上岸的一瞬间被它挣脱。那个瞬间他脑海里的那种快乐突然被人剥夺,恰如一根紧绷着的铉被人用利刃切断一般,他彻底疯了。站在风浪滔天的黑礁石上大声Fuck了大约有20遍后,他回头重新取出鱼线,开始制作线组,嘴里依然喃喃自语,Shit/Damn不休。 那时节,我有点担心他突然纵身一跃跳入狂风巨浪中一去不复返。不过当我收拾行囊准备撤离,经过他的时候,他明显的冷静了很多,低声自语:我当时应该松一手线的,但是我错误的大力提了一下。我似乎看到了他眼角依稀的泪光。 P.S. 发出来这篇纯属觉得《祭螃蟹》那篇太过孤单。

November 17, 2020 · 1 min · 邱俊涛 | Juntao Qi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