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意识偏见即其他

It doesn’t make sense 我偏故我在 我们的大脑在很多方面都可以算是进化上的奇迹了。在大脑及神经系统的帮助下,我们发明了各式各样的工具和技术。更进一步,利用这些工具和技术我们可以建造摩天大楼,可以将数吨重的飞行器发送到千万公里之外太空,可以将数千年的文明历史压缩并记录在手掌大的设备中,可以构建复杂的社会关系和经济活动,当然还可以编写用途广泛而且无处不在的软件系统。 这个神奇的仅重1.5公斤的器官似乎蕴含着无穷的可能性,然而它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有着诸多缺陷。它的处理速度有限,经常把存储于其中的信息搞混,它非常容易被各种外部因素吸引从而将手头的任务搁置,当信息片段之间出现间隙时,它还会自作主张的向这些间隙中加入很多实际上并没有发生的事情 – 仅仅为了让信息看起来make sense一些。 在进化中,我们需要依靠大脑有限的处理能力快速从环境中推断出对我们有害/有利的因素,并付诸行动(Fight or Flight)。相对于没有这些能力的其他个体,我们的祖先通过这种能力存活下来,并将基因延续至今。 在应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这一点上,偏见可以在很多情况下帮我我们:比如根据经验,比我们高大的动物往往都很危险,当这个经验植入基因之后,即使我们遇到了一只从未见过的但性情温顺的大型动物,依然会自然的感到畏惧 – 这种偏见在进化中使得我们更具优势。 由于大脑每秒钟要处理大量的数据,它需要一种机制将多余的信息过滤掉,将信息按照特征来分门别类同样是必须而且高效的。大脑非常擅长给不同的人和事物打上不同的标签,这样都新的输入来到时,它就可以非常快速的做出判断。从进化的角度来说,大脑的这种走捷径的方式无疑是经济且高效的,但是当我们进入到文明社会,这些在进化中的优势有时候则会成为前进的障碍。 比如我们常说的刻板印象,即粗略而无意识的将团体和从属于团体的个体混淆起来。从四川人都爱吃辣广东人吃一切到各种地域黑,从女司机都不会开车到亚洲人的学习客户且数学都很好,再到中国式过马路是国人之陋习等等,这些刻板印象(stereotypes)都可以归为无意识偏见的范畴。 无意识 在英国Leicester大学心理学学院的一项实验中,研究人员在超市的红酒架旁边播放不同的音乐作为BGM(Background Music),并观察音乐对消费行为的影响。结果非常有趣,当音乐是法国音乐时,有76.9%的人会选择法国产红酒,而当音乐是德国音乐时,有73.3%的人会选择德国红酒。而在试验后的访谈中,只有14%的人表示注意到了背景音乐。也就是说,大部分时候在我们做出某些判断的时候,并不是意识(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我”)做出来的。 现实中的典型场景 虽然乍看之下似乎令人难以接受,但是偏见是始终而且会永远伴随着我们存在的,它植根于我们的DNA中。尽管如此,我们仍然相信,意识到这一点与对其没有感知之间的差异,对于我们的学习和生活的会是非常巨大的。只有认识它、理解它并接纳它,我们才可能比以前更加客观的做出各项决定。 这篇文章里,我打算从三个典型场景来讨论偏见对我们的影响,以及你应该如何应对它。 企业招聘 在企业招聘界有个经典的笑话:HR会从一堆简历里面随机抽出一半丢进垃圾桶,理由是不要运气不好的人。不过自诩理性的我们,事实上在简历筛选和面试中并不比这个方式好多少。来自多伦多大学的两个医生Donald Redelmeier和Simon D. Baxter通过对医学院入学面试的历史数据分析后发现,下雨天的候选人的分数比晴天的候选人得到的分数往往更低,而这些分数与这些候选人的实际水平无关。所以下次找工作的时候,务必把面试约在一个晴天。 候选人脸上略显焦虑的神色,他身上的某个牌子的牛仔裤,甚至候选人凑巧和你大学时很讨厌的同学有着相同的口头禅这一特点等,都可能会成为TA在面试中的减分项,而且这一切都发生在你真正意识到之前。这种无意识偏见的可怕之处在于,它无处不在,难以被我们意识到,并且这些对TA不利的假设都和TA是否可以胜任工作没有任何关系。 甚至多个面试官并不能真正解决这个问题,有时候反而可能会使情况更糟。比如面试官A的有5个不同类型的偏见,而面试官B有另外3种,那么对于被面试者来说被不公正判断的可能性反而更高。最后,假设面试标准是客观公正的,依然有一个更为阴险的确认偏差(Confirmation Bias)的偏见在作用。 确认偏差 What the human being is best at doing is interpreting all new information so that their prior conclusions remain intact. — Warren Buffett 确认偏差(Confirmation Bias)是指人们会选择性地回忆、搜集有利与自己观点/认识的细节,忽略不利或矛盾的资讯,来支持自己已有的想法或假设的趋势。简而言之,就是人们倾向于相信自己已经相信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在面试中,甚至第一个照面时在潜意识中对候选人产生的印象就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你对他的认识(后边的流程在很多时候就是在走过场),而后续的各种确认中,你会不自觉的选择性收集利于之一认识的证据。比如你喜欢他,你就会发现他对于之前某个项目的描述很清晰,应该有过hands-on的经验;但同时对于他写代码时频繁出错的事实却视而不见。最后在所有面试官一起投票表决时,你对这位候选人的印象就只剩下优点了。 下面这个韦恩图很形象的表述了这一点:你看到的既不是完全客观事实,也不完全是可以支持你结论的,而是两者的交集(即你希望看到的): 当你在面试别人时,请时刻在心中保持警惕。你对TA的某个判断确实是来自于对事实的观察吗?还是来自其他细节?如果这个判断不完全来自于事实,那么你可能已经不自觉的使用了某个无意识偏见了。(是不是有点像胡八一在精绝古城里被尸香魔芋迷惑的感觉?) 开发活动 在号称客观,理性的开发活动中,我们依然被情绪和各式各样的偏见所左右。很少有人愿意承认自己的技术选型是被一些难以觉察的偏见影响过的。这些偏见对于我们来说,好像水和鱼关系 – 我们生活其中,却难以觉察。除非机缘巧合下,我们跳出了水面,才能看到浩瀚无垠的大海。 我们会为哪个语言是最好语言的而吵得面红耳赤。人们喜爱自己熟悉的东西,看看网络上的各种技术拥趸对自己钟爱的技术的论战,比如PHP作为最好的语言,Emacs是正统的编辑器,纯粹的函数式编程语言等等,就知道人们对于自己相信的事物有多么的幼稚和可爱。 首先,确认偏差确保了我们只能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那些在实际场景中不是很契合的部分很多都被选择性过滤。 其次,我们倾向于喜欢自己熟悉并投入更多心血的技术。而且投入越多,就越难放弃,心理学上称之为心血辩护(Effort justification)。这种现象有一个更有趣的名字:宜家效应,我们内心会对自己动手完成组装的家具赋予更多的价值 – 除了家具本身的价值外,我们还会体会到某种成就感。同样,我们更难以割舍自己动手组装的家具,即使有一个更好的选择。...

June 28, 2019 · 1 min · 邱俊涛 | Juntao Qiu